张文宏:相信法国病例数在4月得到控制 侨胞要有信心


俄罗斯空军伊尔76重型运输机

阿尔及利亚空军2架伊尔76重型运输机4月3日晚间从俄罗斯喀山机场起飞,4日03:39和04:00先后降落浦东机场。2架包机将装载包括口罩在内的大量防疫物资,计划于今天下午相继返回喀山机场。

第3架俄罗斯空军包机安—124,则于4日13:40从新西伯利亚机场起飞,计划同日20:00降落浦东机场,装载好防疫物资后,于5日上午返回。

网络上流出的一段视频显示,在克罗泽尔走下舷梯的时候,舰员们一遍遍高呼他的名字,鼓掌目送他离开航母。在登上私家车前,这位离任的舰长回头向舰员们挥手道别。按照美国的价值观,想拯救舰上几千名官兵生命的克罗泽尔应该是英雄。然而,这位英雄却受到了不应有的惩戒。在这背后,究竟隐藏着什么?

这三层意图,反映出美海军高层与美国联邦政府的战“疫”思路如出一辙。他们在疫情防控上左支右绌,却把心思花在试图掩盖疫情真相上。人们不会忘记,美国女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就预警美国国内疫情、2月将检测结果报告给美国监管机构,却被下令封口、停止检测。而当消息走漏,引发舆论和社会压力时,他们又错开“药方”,企图嫁祸他人。

3日晚和4日凌晨,俄罗斯空军包机2架伊尔76重型运输机也相继从俄罗斯新西伯利亚机场起飞赴浦东机场,分别于4日05:06分和07:22降落,也将自提口罩等大量防疫物资,计划于今天下午返回俄罗斯新西伯利亚机场。

俄罗斯空军伊尔76重型运输机

不少分析人士认为,在沸沸扬扬的舰长被撤职事件背后,美军方实际有三重意图。

其次,面对航母上发生的大规模感染事件,美海军需要找只“替罪羊”。在与媒体代表见面时,莫德利称,克罗泽尔的举动显示,后者“在不必要地惊动舰员和海军陆战队员们家人(的同时),却没有计划解决这些问题”。显而易见,美海军将“未能解决问题”的标签牢牢地贴在了克罗泽尔身上,企图推脱塞责。

最后,美军认为泄密事件对其战略威慑能力造成影响,因此需要以儆效尤,避免重蹈覆辙。“罗斯福”号航母之所以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区,为的是通过前沿部署实现前沿威慑的目的。在美海军高层看来,暴露航母上的疫情,不仅无助于实现既有目标,反而可能“危及”军队战斗力。